学大教育利润腰斩背后:曾面临退市危机,数次

作者:国际学讯

日前,据石家庄广播电视台报道,3月7日朱女士给读高三的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全托班”,缴纳学费23500元,以及住宿费和餐费。次日,孩子去住宿了一晚并试学一天后不满意,被朱女士接回家。在申请退费一个多月后,近日朱女士拿到了退费但觉得扣费过多。朱女士认为,仅住一晚、吃一天的饭就扣除整月的住宿费及餐费很不合理。

此外,最近颇受关注的全通教育收购巴九灵一事中,巴九灵也被定义为职业教育公司。

近日,未来网报道称,有消费者反映学大教育南昌市青云谱区坛子口分校的教师让学生在课堂上整理发票,耽误了学生们的高考复习时间,引起了学生和家长的不满。家长提出希望退课时,却遭校方拒绝。

4月13日,学大教育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紫光学大实现营收28.93亿元,同比增长2.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95.08万元,同比下降46.88%;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租赁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

民生教育则在财报中表示,随着政府相继颁布扶持高校教育的一系列政策和文件出台,接下来会进一步拓宽学校网络覆盖,促进产教融合,选择合适的收购目标。今年3月,民生教育曾发布公告称,拟以5.1亿元收购南昌职业学院51%股权。

图片 1

4月19日,记者在全国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上查询“学大教育”发现,石家庄只有新华的一个分校以及裕华区的2个分校显示有办学许可证,查询其他区域显示“没有找到校外机构”。

职业教育领域,主营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业务的东方时尚在财报中披露,“2019年5月山东淄博项目、2019年8月湖北武汉项目有望投入运营,2020年5月重庆项目有望投入运营,新项目的运营将会带来营业收入的显着提升”。

安信证券研报指出,随着教培机构监管愈渐趋严、整顿力度加强,对于k12教培行业而言,短期内或承压,然从长期来看,市场更加规范带来的是龙头机构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

报道还提到,石家庄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今年3月石家庄市印发了关于对《关于普通中小学及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行为的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通知中有关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要求包括,培训机构培训时间不得与当地中小学教学时间相冲突、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该要求适用高中。也就是说,吃住学都在培训机构的高中“全托班”违反了石家庄市相关文件规定。

针对报道所涉及的情况,北京市市场监管部门联合市教委进行了相关调查,并责成该公司专门对媒体曝光问题进行答复。

紫光学大主营教育培训业务,依托于学大教育的平台,主要服务对象为国内K12范畴有课外辅导需求的学生,授课模式以线下的“一对一”教学辅导为主。

快速发展的在线教育似让线下为主的学大教育发展陷入困局。

主营早教的美吉姆表示,未来将充分借助资本市场,加速在早期教育领域的拓展,巩固“美吉姆”的行业领先地位,以提升上市公司的整体价值。在剥离桥梁业务、以教育作为主业后,凯文教育业绩由盈转亏,2018年净亏损9795万元。不过,凯文教育仍对教育充满信心,表示今年将加大市场推广力度,并决定建设多个青少年高品质素质教育在线平台,深耕当地素质教育培训市场。

2018年11月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中要求,各地教育部门要进一步加快办学许可证的审批进度,2018年年底前不能存在无证无照还在开展培训的机构。

今年3月孩子在学大教育试学一天后不满意,石家庄朱女士向学大教育提交了退学申请。近日朱女士拿到退费却发现,上一天课扣了一个月的住宿以及餐费共计1280元。

来源:未来网 作者:程婷 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由于亏损严重,紫光学大曾在退市边缘徘徊。2017年3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事项而停牌,后改名“*ST紫学”。然而当年业绩转亏为盈,2018年4月,*ST紫学发布了《关于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的进展公告》,并于5月更名为紫光学大。

另据媒体报道,去年学大教育长沙某分校,校内用挡板隔成一间间迷你教室,而工作人员称,这里有“一流名师兼职教学”。当地教育局则表示,这所培训机构并无办学资质。同年11月,苏州工业园区发布新闻,称包括学大教育在内的数家知名机构均存在“有照无证”现象,并要求立即整改。

这些在国内挂牌、上市教育企业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原主营业务与教育关联不大,教育业务主要来自收并购且不少企业正在扩大教育布局或加快剥离原主营业务。从财报来看,不管当前教育业绩是盈是亏,大部分公司仍计划在教育领域进一步开疆拓土。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18日电 近日,学大教育所在的紫光学大公司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紫光学大实现营收28.93亿元,同比增长2.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95.08万元,同比下降46.88%。

报告介绍,紫光学大的主营业务是教育培训业务,主要服务对象为国内K12范畴有课外辅导需求的学生,以线下“一对一”教学辅导为主。可见,学大教育就是紫光学大的最核心业务。

此外,2018年,海伦钢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33.02%;明博教育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51.69%;科大讯飞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4.71%;民生教育年内溢利为3.32亿元,同比增长28%。

关于发展中遇到的风险与挑战,紫光学大在年报中称,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在线教育逐渐兴起并快速发展,对传统的教育行业机构构成了一定的冲击。“学大教育目前利润率相对于在线教育较低,面临高企的营销成本、人工成本,以及市场份额受冲击、招生分流等风险,一定程度的降低学大教育的盈利。”

黄先生想把剩余的学费退回,但“他们给我的回复是不还,没得退。”

这一周,上市公司进入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度财报的密集披露期,各家教育公司在细数家底与得失的同时,后续发展方向也基本明了,不管是盈是亏都铁了心在教育行业走下去。

除此之外,公司还认为,未来其核心管理团队和骨干师资的流失风险也会进一步增加,加之受国家宏观政策因素影响,办学场地租赁及人力成本也将不断增加,对学大教育的利润水平及稳定发展均会带来不利影响。

不久前,还有南昌市民黄先生向媒体反映,花3万元给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高考冲刺班,孩子却说老师让学生们在自习课上整理发票。

素质教育方面,0-12岁儿童素质教育平台育想家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该机构核心业务为线下艺趣中心、线上社群及内容服务、运营文化IP。启蒙英语品牌彩虹堂获志拙资本A轮投资,彩虹堂英语是一款针对 3-10 岁幼少儿的英语启蒙学习产品,功能相当于儿童版的“英语流利说 薄荷阅读”,主打三四线用户。此外,互联网写字教育机构“河小象”于近日获得最新一轮投资,本轮资本由金沙江创投和志拙资本联合进行,交易金额并未披露;用户群体以三四线下沉城市为主力。

图片 2

4月19日,未来网记者致电学大教育了解退班退费问题,接听电话的学大教育北京总部工作人员表示,学大教育学员都是走读的,没有住宿的,并表示学大教育全国各校区的协议是一样的。对于记者问及的问题,该工作人员称会去了解情况。

早幼教方面,据天眼查信息,曾被立思辰领投的高端托育早教机构圣顿教育获A轮融资,投资方为梅花创投、道生投资、清科创投及北京旭帆管理咨询中心。

学大教育是教育行业内的知名企业之一,曾于2010年11月在纽交所上市,并于2016年回归A股,借壳银润投资。然而,紫光学大的业绩却未能一帆风顺。

经过多次沟通后,学大教育表示在扣除一天的住宿和餐费后,其余款项将尽快退还给朱女士。

在规范民办教育发展的各项规章、政策导向越来越明晰的情况下,素质教育与幼托领域的投融资事件依然活跃,职业教育领域动态也频频更新;在监管严、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如高思教育等K12领域企业加速布局B端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今年2月,紫光学大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原拟以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的方式作价236亿元购买天山铝业100%股权的事项已终止。这意味着,其旗下学大教育资产的出售再一次以“失败”告终。此前,紫光学大分别在2017年5月及2018年1月尝试出售学大教育。

学大教育去年年度报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46.88%。

本周,已更名为美吉姆的三垒股份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称,美吉姆营收2.65亿元,同比增长49.78%;实现净利润0.32亿元,同比增长71.9%。主营图书、期刊、全媒体出版的时代出版公布2018年年报则显示,营收64.37亿元,同比下降2.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3亿元,同比增长9.79%。

三度出售失败,曾站在退市边缘

黄先生儿子报了3个月的高考冲刺班,上了20多天课孩子表示想退学,因为老师利用学生高考前宝贵的复习时间,让他们在自习课上帮忙整理发票。

图片 3

资料图 中新经纬 摄

在石家庄市去年11月公布的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中只列出了学大教育在新华区的1个分校和裕华区的2个分校。

学大教育利润腰斩背后:曾面临退市危机,数次踩雷无证经营。在对素质教育以及幼托、职业教育利好的大环境背景下,本周这三个板块的投融资与收并购十分活跃。

公司继2017年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扭亏为盈后,2018年又下降至1295万元,跌幅近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597万元,比上年减少了156.14%,且由盈转亏。

学大教育2018年营收为29.06亿元(其中教育培训业务收入28.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17亿元,同比增长3.16%;净利润1.379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机构工作人员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宣传时称:“这里设施比较老旧,是因为我们已经开办许多年了。”对方表示,该校区所有教师皆为全职。在被问及其销售课程的时长及收费方式时,对方称需要针对学生的个人情况制定。

试听一天扣费1280元 教育局:办“全托班”违规

三大领域投融资、并购活跃 K12机构打起B端牌

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资质问题都是近年来业内关注的重点。为响应教育部《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部分省市开展了校外培训集中整治行动,多家教育机构被查出办学无许可、教师无资质等问题,学大教育也数次“踩雷”。

报告还提到,K12高度分散的市场、低龄服务对象对地理范畴的刚性需求特点保护了一批地方机构,地方机构具备差异性地域先发优势,使得像学大教育这样的全国性品牌需要投入更多的成本才能进入。并且,2018年度内多家K12教育培训机构赴海外上市,加大了市场竞争。

据央视财经报道,学员近万元网课尚德机构承诺无条件退款,后续却出现退款难的问题。央视财经还曝出尚德机构不全额退款、巧立名目收取注册费、使用虚假身份为学员办理贷款分期等问题。

来源:学大教育官网

此外,资本追捧及在线教育的兴起带来市场竞争加剧,而学大教育主要从事线下辅,利润率相对于在线教育较低,面临越来越高企的营销成本、人工成本,以及市场份额受冲击、招生分流等风险,一定程度降低学大教育的盈利。与此同时,学大教育核心管理团队和骨干师资流失的风险也进一步增加,可能对学大教育长期稳定发展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

财报看跨界做教育:几家欢喜几家愁

同年11月,苏州工业园区发布新闻,称包括学大教育在内的数家知名机构均存在“有照无证”现象,并被要求立即整改。

未来网记者查询学大教育官网发现,学大教育在石家庄新华、裕华、桥西等5个区共有8个学习中心。但在全国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上,记者只查到新华、裕华2个区共3个分校有办学许可证。

石家庄广播电视台相关报道截图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而南昌市青云谱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未来网记者,学大教育青云谱区坛子口分校目前没有办学资质,资质正在办理中,但并未审批下来。教育局会继续督促其办理资质,关于“发票”事件目前还未接到过投诉,尚不了解,随后会进行了解、调查和处理。

日前,尚德机构与学大教育都被曝出存在“霸王条款”,而学大教育还因让高三学生在自习课上整理发票而被媒体曝光。

公司称,目前在线教育逐渐兴起并快速发展,学大教育的盈利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线上教育的冲击,市场份额被分流。然而,学大教育本身不仅在资本市场上屡屡折戟,在运营方面也因办学资质问题数次“踩雷”。

报道称,朱女士提供的协议照片显示,全款报名后,学员可享受免费试学半个月,半个月内不满意的,可全额退学费。试学期间产生的住宿与餐费,收取一个月的。

几乎在同时段, 有南昌市民黄先生向媒体反映,花3万元给度高三的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高考冲刺班,孩子却说老师让学生们在自习课上整理发票。黄先生想把剩余的学费退回,但“他们给我的回复是不还,没得退。”

2018年3月,有媒体曝光了学大教育长沙某分校的办学及宣传情况。报道称,学校内用当班隔成了一间间迷你教室,里面简单陈设着书桌和椅子。工作人员称,这里有“一流名师兼职教学”。而本地教育局表示,这所培训机构并无办学资质。

图片 4

本周,教育企业曝出的负面新闻也颇多。尚德机构被曝光“霸王条款”,近万元网课承诺无条件退款,后续却出现退款难的问题。类似的,学大教育家长则反映,孩子在“全托班”试学一天被扣1280元食宿费,直呼是“霸王条款”。不仅如此,学大教育还被曝出让高三学生自行课上整理发票问题。全通教育则因收购吴晓波的巴九灵引来深交所几番问询,坦言“吴晓波频道”去年花40元“买粉”。

无资质办学现象仍存在

(原标题为《学大教育又出问题:试学就扣一个月费用被指“霸王条款”》)

此前,尚德机构CSO吕露对媒体曝光问题回应称,报道内容会仔细调查,退费会遵守学员协议里的约定。“对于违背公司价值观和规章制度的个别行为,我们决不姑息,严查到底;对于重大过失的个人,我们开除永不录用。目前,公司已成立专项整治调查组,查明事实真相。”

对此,学校方面解释称,南昌市该分校目前并没有办学资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南昌市的校外培训机构只需在一个区办理资质即可在全市设立分校,但去年开始实行一区一证制度,坛子口校区目前正在办理资质中,还未设立成功。

朱女士认为这是“霸王条款”,因此多次跟学大教育方面交涉。但学大教育工作人员表示,“只要你去试学,就收一个月的。”

对于让全班学生去整理几个小时发票的情况,机构相关老师表示:“没有几个小时,我们有让他们去给我们分类,我只是让孩子们帮忙。”

然而,纠缠于股权交割,在资本市场力求自保的学大教育,如何在市场规模和服务、师资等实力上与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形成强有力的竞争,还是一个未知数。

摘要:学大教育河北石家庄一教学点被曝出学生在“全托班”试听一天,被扣一月住宿和餐费共计1280元。

这一周,海伦钢琴、远播教育、美吉姆、凯文教育、科大讯飞等最少有10家教育企业发布财报,其中约六成利润上涨,四成利润下降。

中新经纬客户端于今年4月来到学大教育位于北京市的分校进行走访。学校开设在一家写字楼内,学生按照学历被分配在几个教室进行培训,人与人之间以挡板隔开,教室内声音较嘈杂,走廊内不时还有学生跑过。

学大的困境

4月18日,高思教育宣布完成1.4亿美元D轮融资,高思教育创始人兼CEO须佶成表示,本轮融资后,高思教育将面向行业开启平台化战略,打造以内容和科技驱动的K12教育赋能平台。而另一家主要面向中小学、培训机构提供人工智能辅助教学平台的“北极星AiTutor”,也将培训机构和C端列为自己的主战场。

对于让全班学生去整理几个小时发票的情况,机构相关老师表示:“没有几个小时,我们有让他们去给我们分类,我只是让孩子们帮忙。”

日前,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微博消息表示,针对近日媒体报道的北京尚德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存在拖延应退学员费用,培训合同扣费条款争议等问题,4月18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市教委约谈该公司主要管理人员,要求该公司拿出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而在4月16日,学大教育河北石家庄一教学点被曝出学生在“全托班”试听一天,被扣一月住宿和餐费共计1280元。据石家庄广播电视台报道,3月7日朱女士给读高三的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全托班”,缴付了学费及食宿费用。但是因孩子不满意而退费时,朱女士发现,根据此前协议,只要试学了就要扣除整月的食宿费用。朱女士认为,孩子上了试学了一天就要扣除一个月的食宿费用是“霸王条款”。

继学大教育江西南昌一分校被曝让高三学生自习课整理发票事件后,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学大教育河北石家庄一教学点被曝出学生在“全托班”试听一天,被扣一月住宿和餐费共计1280元。

除此之外,在严监管形势下,多家K12教育机构开始大力布局B端。

4月17日,教育部公布同意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举办者变更的批复,同意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将举办者之一由“湖北民族学院后勤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恩施州常青教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变更后公司由云南爱因森教育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云南爱因森教育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新高教董事长李孝轩,直接持股29.88%。这意味着,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实控人变为新高教。

图片 5

尚德、学大教育因“霸王条款”陷舆论漩涡

但凯文教育2018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9795.42万元,同比下降521%。紫光学大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95.1万元,同比下降46.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596.8万元。此外,东方时尚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4.97%;新三板教育公司远播教育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240.53万元,同比减少252.78%。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