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居住在此“左联”在此诞生 探寻“多伦路街

作者:今日要闻

图片 1

当年内山书店的旧址,并没有在城市变迁中彻底消失。原来书店的位置,至今还是一座独立的三层小楼,一楼出租给了工商银行和新华书店。

  虹口区120处历史建筑和名人故居均已进入这份串联名单。今后,有心人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聆听这些沉默的砖瓦“讲述”动人的故事。

图片 2

鲁迅像

  文汇报讯 (记者祝越)昆山花园路7号,这幢三楼连接式红砖洋房挂上了新的门牌——丁玲旧居。虹口区昨天为北外滩地区首批40处历史建筑举办挂牌活动,除了丁玲旧居,景林堂、东吴大学法学院旧址、商务印书馆虹口分店旧址、大桥大楼等均名列其中。

图片 3

策划此次暗杀的韩国独立先驱金九,此人曾在上海组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由于被日军追捕,一度避难于嘉兴南湖的游船上(嘉兴南湖的游船真是近代东亚的革命圣地)。此事在韩国电影《暗杀》中有所展现,在这部电影中,金九本人在上海策划了一次对大韩奸和日军司令的暗杀。电影本身非常精彩,推荐大家看一看。

  沿着四川北路,到达山阴路大陆新村,鲁迅故居就在大陆新村132弄的最后第二幢。鲁迅在1933年4月11日以内山书店职员的名义迁入,1936年10月19日在这里逝世。张家禾虹口记忆传讲工作室负责人张家禾在这里进行着 “多伦路街区的红色记忆”现场教学:他带着学员通过在弄堂里慢走,讲述当年鲁迅先生和瞿秋白同志的生活场景,让大家更深刻地体会到革命斗争的不易。

| 李白烈士故居位于黄渡路107弄15号。李白(1910—1949年)是中国共产党隐秘战线中的无名英雄。1949年5月7日深夜,李白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于浦东戚家庙,年仅39岁。虹口是李白烈士最后居住、工作和被捕的地方。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永不消逝的电波》人物原型就是李白。

鲁迅生命的最后十年,和这家书店以及店主内山完造本人走的非常近。以至于当时社会上有人说鲁迅是汉奸,内山完造是日本的特务。针对这一指责,鲁迅本人在《伪自由书》中倒是很直白的说过:

  鲁迅故居、中西功旧居、左翼作家联盟旧址、李白烈士故居……老建筑无声地叙述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先烈的事迹。如何串联这些星罗棋布的红色文化遗产?根据虹口区日前出台的打响文化品牌三年行动计划,虹口区将分类梳理和研究区域内红色文化、海派文化、名人文化旧址遗迹,运用新媒体技术挖掘遗迹旧址的故事和特点,编制发布虹口区文化遗址旧址目录和地图,并运用二维码 “扫一扫”技术实现场馆的全媒体阅读,着力打造“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 而在多伦路上,石库门建筑林立,其中赵世炎旧居、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正坐落于此。图为多伦路街景。

我的家乡是长江边的一个小城,老城临江的位置有一座寺,寺里有一座塔叫振风塔。这座塔很漂亮,也很宏伟,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塔”。关于这座塔,也有一些美丽的传说。前两年回家的时候,发现整个塔身都披上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夜空下甚是壮观,颇有现代和古朴相得益彰的感觉。

作者简介:

| 内山书店是日本著名社会活动家内山完造于1917年创立的进步书店,三十年代的内山书店是上海左翼进步书刊的主要出售点和中日进步文化人士的聚会场所。图为内山书店旧照。

韩国电影《暗杀》剧照

关键词:虹口区;旧址;丁玲;历史建筑;旧居

图片 4

说了也奇怪,我无数次路过振风塔,竟然没有动过登塔的念头。最有可能登塔还是十几年前那次,当时学校组织秋游,大家一起去寺里玩。虽然我家里这里并不算远,但是十几年里一次都没有靠近过振风塔,更别说登塔眺望江景。

内容摘要:昆山花园路7号,这幢三楼连接式红砖洋房挂上了新的门牌——丁玲旧居。

| 这一片不大的“多伦路街区”正是我党在城市斗争中的“主战线”。在白色恐怖下,党在城市斗争中带领人民进行的英勇奋斗和付出的巨大牺牲,老一辈共产党人以坚定信念和奉献精神推动了中国革命进程。图为李白烈士故居。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

  挂牌的丁玲旧居,距离茅盾、鲁迅、瞿秋白等左翼文人聚居的山阴路、多伦路不远。1933年2月至5月,丁玲居住于此。虹口区文史馆馆长何瑛介绍:“在此期间,丁玲不光创作了短篇小说《奔》,还在主编左联机关刊物《北斗》时向茅盾等人约过稿。”

| 图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外景。

山阴路以今天的眼光看来,丝毫没有一丝都市气息。站在这里,恍惚间回到了四线城市的家乡:路边斑驳的两层小楼、街角看似有点破旧的面馆、萧索的行道树,很难让人联想到,当年在这里,生活着一群为中国前途担忧的仁人志士,以及那些在附近某个寻常民居里开过的会议、为国家命运发生过的争论。

图片 5

当年的鲁迅,平时除了去多伦路和左翼作家们开开会、去内山书店和内山完造聊聊天,估计还回去鲁迅公园散散心——当时叫“虹口公园”。关于虹口公园最著名的则是“虹口公园炸弹案”事件,1932年4月29日,朝鲜人尹奉吉借日本人在虹口公园举办典礼之机,向主席台投掷炸弹,炸死日军大将白川义则等人。

| 图为位于山阴路69弄的当时中共上海区委、江苏省委旧址所在地。1926年,中央党校设该处。1927年,为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指挥部联络点。“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陈延年奉中共指示,来沪接任江浙区委书记,在该处设立办公机关,底层作会客室,二楼作会议室,三楼为地下交通员住处。

虽然被保护起来,多伦路并没有像国内绝大部分古镇那样被改造成商业街。相反,整条街其实商店并不多,除了几家旧书店、咖啡馆,基本上就是民居和文化遗迹了。所以,即使是周末,路上也是冷冷清清的。

图片 6

现在的多伦路已经被改造成历史文化步行街,街头和街尾都有中西结合的牌坊,不允许机动车进入。

图片 7

多伦路步行街

| 图为63岁的专职讲解员张家禾为“重走解放路·奋进新时代”——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长三角主流新媒体大型采访报道团成员们讲解多伦路街区的红色记忆”。

而最后这一段四川北路呢,又和山阴路隔着一个街区平行。鲁迅当年在上海的寓所,就在山阴路上。我对山阴路名字的印象,完全来源于李志的那首歌:《山阴路的夏天》,一直想去山阴路感受一下逼哥悲伤与哀愁。不过遗憾的是,此山阴路非彼山阴路,李志唱的山阴路在南京,鲁迅住在上海的山阴路。

图片 8

无名雕塑

| 位于虹口区鲁迅公园南侧的“多伦路街区”,是以多伦路为轴心,包含其周边的横浜路、东江湾路、黄渡路、山阴路以及四川北路的一段,所构成的一个街区。鲁迅最光辉的九年在此度过,“左联”在此筹备、在此诞生……这小小的街区,却是我党城市斗争中一座高高耸立的街区丰碑。图为山阴路132弄9号的大陆新村鲁迅故居。

从多伦路文化步行街北端走出来,继续向前便是四川北路,其实我很不明白,四川北路之前还和多伦路平行,现在又和多伦路首尾相接,实在是弄不懂老上海路名的划分。

| 实际上,鲁迅先生曾居住在街区内的景云里和拉摩斯公寓,而拉摩斯公寓对面正是当时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司令部。为保障安全,在日本友人内山完造的帮助下,鲁迅以内山书店职员的名义从拉摩斯公寓搬进了大陆新村9号。图为山阴路街景。

《山阴路的夏天》

图片 9

我按照地图走到死胡同也没找到郭沫若故居,折返的时候看见一个一栋民居的墙上挂着“郭沫若故居”的牌子,但是有没看到正门之类的,正犹豫间,从钉着牌子的楼道里走出个老大爷,我问老大爷郭沫若故居在哪,他说这里就只有个牌子,这栋楼现在还住着人。

图片 10

内山书店简介

| 仅“几步”之隔,中西功旧居、瞿秋白旧居皆位于山阴路上。

多伦路示意图

虹口公园不仅是鲁迅生前游玩过的地方,也是鲁迅死后安息的地方。1956年,鲁迅逝世二十周年时,鲁迅墓从万国公墓迁到虹口公园内。在公园内的鲁迅纪念馆里,我见到了这面笑容可掬的“鲁迅花墙”。

纪念馆里的小院子

多伦路上的旧书店

这个计划的第一站是从多伦路。之所以从多伦路开始,主要是因为多伦路虹口区,在旧上海是公共租界,各方势力明里暗里较劲的地方,所以留下的历史痕迹也比较重。下面这张图是我从百度地图上截图的,红色的线条即多伦路。

多伦路上还有很多民居,算得上是真正的老上海民居了。我在多伦路上看见一座两层到院子的小楼,院子门口挂着多伦路XX号的铭牌(具体门牌号记不得了),还以为是个纪念馆啥的,站在院门口朝里面张望。正观望着,一个老奶奶带着一个小女孩推开院门进去了,本来以为她们也是游客,结果看了一会发现这貌似就是她们家,真是尴尬。

工行门口有关于内山书店和鲁迅的趣闻,上面还有鲁迅和内山的合影浮雕,乱世中一个中国文人和一个日本书商,曾在这里留下过一段跨越国家的深厚友谊。

鸿德堂

位于多伦路59号的鸿德堂是一座很奇特的教堂,据说这座教堂是美国北长老会资助建造的,从外观上看完全是中式建筑,丝毫没有一点教堂的样子。我去的时候是周日,这座建筑大门紧锁,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使用中,按理说教堂周日应该有人做礼拜吧,我不是基督徒具体也不太清楚。

山阴路街头一景

当年的鲁迅,除了在多伦路开会,也会常常去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坐坐。内山书店是日本人内山完造开的,二三十年代很多日本文学的译本都可以在这里买到。鲁迅自己的书很多也通过内山书店代售,比如《伪自由书》、《南腔北调集》、《且介亭杂文》等。

内山书店旧址

人总是对身边的美景熟视无睹。

所以,我酝酿了一个大计划,利用闲暇时间逛逛上海有趣的地方,尤其是我向往的那些沧桑感与现代气息并存的地方。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是在多伦路两侧民居的小巷子里,纪念馆隔壁和对面都照常住着居民,不过纪念馆本身倒是被修葺一新,里面按照当年的一些陈设进行了还原。我是用地图导航才找到这里,地图显示在几米处更深的巷子里,还有郭沫若故居。

而在另一户人家的小院子门口,我还发现一个无名的雕塑。我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知道雕塑是谁的铭牌,看这个造型,应该是一个左翼进步人士。

至于内山书店,三年以来,我确是常去坐,检书谈话,比和上海的有些所谓文人相对还安心,因为我确信他做生意,是要赚钱的,却不做侦探;他卖书,是要赚钱的,却不卖人血。

为什么说这座雕塑肯定是左翼进步人士呢?因为这里是民国时期左翼人士的大本营。从无名雕塑向前走,绕进一个小巷子,就可以找到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会址纪念馆。当时左翼的进步人士中,尤以鲁迅影响力最大,所以开会就在鲁迅家门口开了。鲁迅的故居虽然不在多伦路上,但离多伦路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想想也挺有意思。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