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祭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故人已乘黄

作者:社科基金

不知道真的假的

爷爷变成了一条船,奶奶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他们已离开了多年,但当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谈起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亲人,有血液的联系。即便不是清明这种时节,我们还是会经常怀念,只是我们不常在口头提起。我不清楚你们真的能否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但我清楚我们偶尔还会交流着,尤其是在人生大起大落的时刻。

我记得那天的月特别地圆,皎皎月光下,爷爷和奶奶在那棵歪脖子树下烧着纸钱,点着香,口中念念有词。眼看着那火越烧越大,越烧越大,爷爷好像瞅见了啥,拿树枝翻了翻,翻出了我被烧着的书包。。。。。。

 在我的家乡,人们多多少少还是信一些鬼神的,尤其是我奶奶和我妈妈这些妇女们。她们相信人生来有命,一直心心念念着街上那个算命的瞎子说出的预言;她们相信王母仙宫里的一包香灰可以治愈人们久难治好的某种病痛;她们认为人死后还有灵魂,死去的人会变成青蛙或者蛇回到家中,而且相信死人托梦这一说。不过,这种小小的迷信并无妨碍,反而更多的是为她们提供一种精神上的慰藉,一些全村妇女一起喝茶时的谈资。

爷爷

父亲是爷爷的第三子,加上比较晚结婚,所以当我出生的时候,爷爷那会也是60岁左右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送到了外婆家,对生活有记忆是从上幼儿园那会开始的,对爷爷有印象的年数也就大概5、6年。对于他以往的经历,也大多是从父亲和叔叔辈那里听来的。

爷爷算得上是一个能干的人,养育了不少的子女,盖了三所房子,还种植了一大片的竹林。在他年轻的时候还会杀猪,耕田也是他的强项。他不喝酒,但经常抽烟,烟叶也是他自己亲手种的。还承包了鱼塘,每年过年那会会去捕鱼。屋顶的瓦片上要是积聚了很多树叶的话,他会亲自爬到屋顶去清理。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个多面手。

他也是一个不多话的人,面部的表情也往往很严肃,所以我都不记得是否和他交谈过了。隔壁的小伙伴在玩耍时要是不小心把小石头扔到了我们家的屋顶上,他们肯定赶快逃跑了,因为他们也怕我爷爷。

在我上四年级的一个午后放学回家,背着书包跑向他的房门,看见几个叔叔坐在床上抱着他,整个人踏入的瞬间,看到他闭眼了,那时确信爷爷从此离开了这个世界。

三十几年过去了,这案子都没有破,据说知道谁是凶手,只是没有证据。那人是买凶杀人。四个黑衣蒙面人早已不知去向。有的说早就远渡海外了。那人跟老板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人意见不合。于是买凶杀他。人性之恶啊!这是有多大的怨恨才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啊!

某一年的中秋节,饭桌上摆满了色香俱全的一道道美味菜肴,就在我和弟弟妹妹几个准备开动的时候,奶奶笑着说:“今天还是你们爷爷的生日呢!”“哇,爷爷生日居然在中秋节!爷爷,生日快乐!”“爷爷,生日快乐!”我们姐弟几个纷纷举杯向爷爷祝福着,爷爷奶奶咧着嘴笑得很开心。“一起过节就好,过节就好。”爷爷对着大家说。

外公

外公家没有男丁,但他并不讨厌儿女,母亲也时常跟我提起这一点。在他小的时候,别人都躲到山里去了,可偏偏就落下了他,结果他碰上了日本鬼子,鬼子给他比划着手势,他明白了,就带着他们到地里挖番薯吃。当然外公活了下来,否则就不可能有后面的我了。

外公的腿脚是不太方便的,尽管家里养了牛,农忙时节还是需要请其他人帮忙耕田。外公对牛特别喜欢,一生养了很多很多的牛。农村的大人们总是喜欢用放牛去吓唬小孩,可外公从没让我去放过。外公到山里放牛的时候,如果能淘到那种可以吃的虫子,就会带回来,然后把他们烤熟给我吃。果子成熟了,也会让我妈去拿或托人给我送来。

我是长外孙,所以他特别的喜欢,每到寒暑假,他都会算准时间,然后让阿姨把我接到他的身边。外公也是一个寡言的人,所以和他说的话也不是太多。有一次我犯错被他抓了,记得那次是唯一被他打的一次,我就不停地骂他的名字,可他也并不生气。

外公既吸烟又喝酒,所以等到年龄大的时候心脏就不行了,靠心脏起搏器维系了一段时间,终究还是没有熬过去,匆匆忙忙地走了。

把蛇打跑了

很久以前,在奶奶还是十几岁的姑娘的时候,奶奶家里除了她自己,只有她的妈妈和姐姐,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老外婆和我后来的姨婆。母女三个相依为命,日子自然清贫。奶奶嫁给爷爷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那时候的爷爷也只有母亲,另外就是两个兄长。成亲后的爷爷奶奶分得一间破草房,还有一口没底的锅,爷爷不久后就去了省城的工厂做工,留下奶奶天天流着泪在破锅里煮饭烧菜。

奶奶

父辈和我们这一辈人都能喝点酒,这个得感谢我们的奶奶,是她的遗传。那些亲戚来拜年,都会带上几瓶酒,是专门送给奶奶喝的。除了早上,中餐和晚餐她都会喝上一些,但不会喝得太多。

小学那会,母亲出去打工了一年,就把我托给了奶奶家照顾,那时候是奶奶陪我睡觉的。亲戚家有什么红白喜事,她都会带上我。奶奶做得菜比较清淡,但我却很喜欢吃她做的冬瓜,很是美味。爷爷走后,就她一个人自己吃了,有一次跑过去吃饭,我吃那冬瓜却觉得怪怪的,好像是洗衣粉的味道(我猜测她把洗衣粉当盐用了),可奶奶说没有吃出什么味道,我觉得那会奶奶已经开始懵懂了。最深刻的是奶奶曾经给我吃的馒头,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馒头,它将会永远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后来,奶奶真的懵懂了,并不能怎么自理生活,就分别在大伯和二叔家轮流吃饭,我爸妈和其他两位叔叔都在外地打工。上了初中之后,就一直在外地,对奶奶的了解也越来越少,只知道她只能躺在床上生活了,直到死神把她带走。

若是奶奶没有懵懂,她的生活应该会更好,或许会更长寿,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你看,一个神婆,一个军人,就这么在一起了,拉拉扯扯的就是半个多世纪。

雨后的小河里泛黄的河水流得很急,我和弟弟妹妹们一起站在岸边等待着爷爷的归来,可是,等了好久好久,最后等来的却是一条空空的船。最小的弟弟惊喜地叫着说:“爷爷回来了,爷爷回来了!”“怎么回事,怎么我没看到爷爷呢?”我心里疑惑的很。左瞧瞧,右看看,还是只有一条空空的船向着我们驶过来。眼尖的小弟弟发现我一脸茫然,就指着那条船说:“看,爷爷变成了一条船呀!”

姨夫

四年级那会,父亲去了二姨夫工作的地方,那年过年我也被接到了上饶工作,那时候才开始接触姨夫。平时,姨夫都是在厂子里忙着体力活,见面基本上都是中午或是晚上,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跟表弟在玩耍。

后来厂子的老板做了其它的,姨夫也改行开了出租车,基本上早出晚归,吃完了饭也会早早地上床休息了。吃饭或是坐在姨夫车里的时候,他时常笑眯眯地跟我开玩笑,我也是跟着笑笑,因为我并不知道如何应对。

因为父母都在上饶那边,初中那三年的寒暑假都去了那里,上了高中后父母回来了,就基本没有过去了。有一年暑假的晚上,那时我还在四姨夫的家里,突然二姨夫来了电话,问我和另外一个表弟要不要同他一起去上饶,朦胧中我们起了床,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坐上姨夫的车跟他一起走了,一如既往,姨夫还是跟我开着玩笑,我想他那是解乏最好的方法吧!

在大学的某一天,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二姨夫被杀了,在一处很荒凉的地方找到了他的尸体,而且被捅了很多刀,那一瞬间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姨夫也是一个和善的人,为何有人要下如此毒手,时至今日这个案子还没有破,人世间的天理究竟何在?愿这个案件早日大白于天下,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让您早日安息!

今年清明的雨水特别多,这应该是亡者的哭诉吧!

正在犹豫时,扑通一声,岸上有人往水里扔了一块大土块,激起了很大的水花。

爷爷走的时候,全家老老少少都回来了,他老人家很满足,但也有遗憾。奶奶说爷爷年轻时累坏了身子,所以老来落下一身的病。六个子女早已成人成家,儿孙满堂早就是事实了,说起来看着这么一大家子人纷纷从外地赶回家来,爷爷奶奶自然是欣慰的,可是清贫了一生,劳累了一生,爷爷还是放不下这些子子孙孙。

七日后,刘母去世。刘三办完母亲丧事后,准备接着盖新房,可是街坊们没有一个愿意帮忙。刘三无奈,从外乡高价请了五六个人将房子草草盖上。可是睡在新房子里的刘三经常做噩梦,不是梦见母亲数落他,就是梦见大蛇缠在他脖子上。那时正赶上南下打工潮,刘三收拾了家中细软,据说到南方一个养殖场打工。三年后,刘三领了个南方女子回乡,准备把房子卖掉,可是卖了一个月也没卖掉,知道底细的不敢买,不知道底细的谈好价钱要付款前,总有人偷偷翻出当年的事把交易搅黄了。一个月后,刘三走了,房子卖不掉,继续放在那里长草。

 我不仅和村里其他的小孩一样,听老人们讲过很多很多的鬼故事,而且非常喜欢听我奶奶讲他们过去的故事。

一言不合,断手断脚还断头。一夜之间,人财两空。有时候,活人比死人更恐怖。我要说的就是我们家乡三十年前的凶杀大案加悬案。

 倾听大人们有模有样地讲着这一类的故事,小孩们往往是既害怕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而那些生动的故事就那样从小在孩子们心中留下深刻的痕迹,什么树精啊,水鬼啊,这些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水鬼呀,它们往往生活在很深很深的水里,遇到没人的时候有时会跳到外面来,水鬼在水里的时候力大无穷,但是到了岸上就没力气了,所以你们千万别到水深的河边去玩,万一被水鬼拉进水里去那就没人救得了……”“昨天我家房间里进来一只青蛙,我猜可能是太婆婆回家来了……”这些话我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虽说我没见过水鬼,但我觉得还是别让我见到比较好,青蛙的话赶出去就没事了。

但是天气愈发的闷热,加上当时反对封建迷信的运动红红火火,叔叔当时很是按耐不住。

原来,爷爷真的变成了一条船。它本是天上的那轮弯月,每年中秋时,就变成船儿来和我们团聚了。

叔叔哪受过这个气,刚被他用土块砸水里,差点把鱼给惊走,现在又污蔑和谩骂自己,鱼也顾不上抓了,扭头就往岸上走来,上岸就要和大壮拼命。

爷爷去世那天,奶奶一个人在房间里哭成了泪人,那是我记忆中奶奶哭得最撕心裂肺的一次,往日里奶奶也在我眼前掉过眼泪,但都是无声的,背着众人偷偷地,没有一次像那天的哭声一样直到嘶哑。

那时关于水鬼之类的怪力乱神的说法多了去了,人们有些习以为常,而且对于死人的事也是经得多了,有点见怪不怪,反正叔叔借着月光,看着平静的水平心里多少有些发怵。

我爷爷的母亲似乎对我奶奶不太关心,而且奶奶的几个嫂子也是各过各的日子,各打各的算盘,二奶奶还关过我奶奶的一只鸡,当然那时奶奶不可能说什么。就在我奶奶一个人既要忙里忙外干各种农活、家务活,又要挺着个大肚子照顾我已出生的大伯、未出生的大姑时,爷爷从省城的工厂回来了。这一次是彻底地回来了。从此生活再苦再累,爷爷奶奶都是一起度过的。很多年以后,我爸爸还开了句玩笑,“如果当时爸没回来,我们现在说不定都是城市人咯。”

大壮拍拍他的肩膀:别害怕,别害怕,镇静镇静,你看看我,哪有你说的吓人的东西。

在爷爷去世后的那一年里,奶奶曾向家里人一一询问过是否梦到过爷爷,当我摇摇头后,奶奶笑着说:“这就奇怪了,我没梦到过,你、你的叔叔大伯他们也都没梦到过,倒是风仔这小子说梦到过他爷爷。”风仔是我最小的一个堂弟,那时才四五岁吧!想必奶奶一直挂念着爷爷。

故事从我开始。

爷爷走的那一刻,应该就是少了我,还有大姐肚子里的没来得及见上一面的小宝宝。一直到现在,奶奶还是对我说:“你爷爷不想耽误了你的学习呀,争口气,丫头!”

故事终究是故事,不可信,我来讲个真实的恐怖到极点的事。

 突然就想起了奶奶。

到了中午,又是学校的一众老师把我找到,送回了家,还严肃地叮嘱道,这几天就别去上课了,好好在家休息吧。

在我的印象中,奶奶一直特别勤劳,整天忙个不停,而记忆中的爷爷虽然也干过不少农活,但更多的是他身体不好留在家中的时候。但是,小时候的我不知为何更喜欢亲近爷爷。那个时候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只有爷爷奶奶带着我们一大群孩子,父母们都到外地打工去了。上中学、小学的哥哥姐姐们玩游戏,根本没有我这个小屁孩参加的份,于是爷爷就成了我每天夜晚那段时光的最佳玩伴。哥哥姐姐们玩扑克牌,我和爷爷也玩扑克牌;我要喝水了,就算厨房与客厅只有一门之隔,怕黑的我说什么也要拉上爷爷一起去;爷爷抽烟了,我也把烟拿过来尝了一口。而那些爷爷和奶奶都在的画面,一般都是奶奶每天早上为身体不好的爷爷蒸一碗鸡蛋羹;吃饭时爷爷偶尔抱怨一下奶奶烧的菜太辣,奶奶说菜根本就不辣;每年端午的时候,爷爷烧着火,奶奶忙着煎油果子,我则喜欢在一旁帮奶奶揉揉圆圆的面团子,还有就是等着金灿灿的油果子出锅。但是,在我的记忆以前,爷爷奶奶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大壮说:我就说嘛。看着你一个人往坑里一步一步走,赶紧拿土块扔水里,还骗你说你偷我家东西,要不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爷爷到底放不下什么呢?当时的我并不十分明白。我只知道那时的我上高二,早在好些年前爷爷就经常生病,身子骨很弱,但是在那一年里,我在好几个周末里都要到县医院里去照看爷爷,后来爷爷的病还是没有好,但是他不住院了。爸爸带着爷爷一起去过省城,没过多久也回来了,是爷爷坚持要回家的。最后爷爷病重时,我请过两次假回家,每次看着瘦骨嶙峋的爷爷躺在床上,我很心疼,却说不出什么话来。每次爷爷都望着我,对我点点头,然后就把我叫到他身前,在我耳边说:“回学校去,别耽误了学习。”每一次,在伯母婶婶们的劝说下,我都要擦干眼泪回到学校去。

就拿着锄头一边打,一边骂,说像你个鬼

奶奶家到爷爷家,隔着一条现在已经变得很宽很宽的河,但那个时候人们都是从河里绕近路走的。奶奶的那些好姐妹们经常在河的对岸打猪草或者放牛,也就喜欢在河的那边招呼我奶奶过去,于是那段时间里,自觉受委屈的奶奶就经常到河对面的娘家去吃晚饭,邻居一老头每次看到我奶奶过河去,总不免要说几句打趣的话,“英子啊,你咋又上娘家去蹭饭吃了呢?”

我来讲一个真实的比较恐怖的故事吧

快五年了,这似乎是爷爷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而且居然是以一条船的样子出现的,但我毫不怀疑,那就是我的爷爷。

他就出门往旁边不远的大水坑溜达,路途不远,但是走到谁坑边的时候还是弄了一身汗。

这几年来,每逢过年和清明,家里人多了座烧香磕头的坟。叔叔伯伯们每次都带上上好的酒类果品,还有最响的烟花爆竹,从五块十块到整百整千整万的纸钱,在一片黄澄澄的油菜花中,在铲除完坟上的杂草后,轻声说着:“爸,生前没能让您老享福,现在这些钱您别不舍得花!”

从那以后,她每天都咳嗽

拆老屋的时候发现一个碗口粗的地洞,刘三兴奋异常,以为是一窝地鼠,循洞挖去,竟挖出一条大蛇,通体黑亮,两眼无神,体长近两米,在烈日的暴晒下蜷成一团,刘三见状,喜笑颜开,“哈哈,今晚上有下酒菜了”,说着举起铁锹便要砍下,刘母在不远处,听到异常,近前喝住儿子,猛地看到盘在地上的大蛇,身体一惊,嚎啕大哭:“你个天杀的,你要找死吗,这是地龙啊!快放了它,它就是守护我们刘家的神灵啊!”刘三被母亲一喝,手中迟钝一下,思索片刻对刘母说:“娘,你这都是封建迷信,它是哪门子的神灵?它是保佑我爹长寿了?还是保佑我们家富贵了?”刘母:“儿啊,你就听我一次吧,无论如何你都要放了它,你若伤了它会遭报应的啊!”刘三额头上青筋暴起:“我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我会怕报应?我倒要看看它有什么能耐?”说着铁锹划出一道弧线,大蛇亦未闪躲,顿时身首异处。

奶奶是当地知名的神婆,听奶奶说,当年爷爷随红军来,因为受伤,被留在这里养伤,村子里哪有什么医生,全靠神婆撑着整个村子,于是爷爷便被安置在了奶奶家里。一来二去,便成了一家人。

这时岸上传来邻居大壮的声音:王二,你个王八蛋,你什么时候偷我家手电筒了,今天可让我抓住了,你个贼偷王八蛋。

外婆当时脾气很暴躁

讲一个爸爸朋友遇到的事情,爸爸是八几年的兵,爸爸有一个战友退伍后给领导开车,那时候开车是一件特别厉害的事情,我们那个地方有河,就种的芦苇呀什么的,特别的密,那个时候是没有路灯的,一到晚上就特别的黑,所以路上是没有人的。

这个是听别人说的不知道真假,说是半夜十二点有个人穿的很绚丽,开了一辆很新的车去加油站加油,当时是夜里十二点已经没人了,那人下车后说有急事让赶快加油当时加的是300元钱,到了第二天早上员工对账的时候把钱掏了出来一看有三百元是鬼洋(就是阴钞票)当时吓的不轻。赶紧看监控一看当时那辆车是纸糊的,加的油都流在了地上。当时九把那服务员吓的坐到了地上,说再也不上夜班了。

觉得可能碰到妖怪了

叮嘱我今天晚上谁叫也别出去。

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大壮冲他喊到:王二快往我这边跑。叔叔赶紧死命的挣脱了,寻着声音往大壮那边跑去,气喘吁吁地抱住大壮:刚才刚才,吓死我了。

叔叔说,他不是害怕,是可惜,如果那时一个刚扔的小孩,就把他抱走,不能大冷天的,在河边冻着,男孩女孩都是一样的,他家就一个女孩,宠的不得了,哭的那个孩子不是想害人,就是想有人能祭拜一下他,听完了我们良久无语,那个地方现在填平了,修成了马路,回老家经过那里的时候,也会想起这件事情,心里总是有点沉重。

大壮一把抓住他的手,你看,你看,你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往水里走,水都到你脖子了,你疯了吗?

我出生在个小村落,就是个出了家门就是山,一家一户隔条河那种。在这种小地方,与世隔绝,别说科学了,书都很难读到。

讲一个关于屋基蛇的故事。

好了,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灵魂敷在她身上,把他没死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说的很清楚,和死后什么地方弄的不好等说的很详细。这要不是亲身经历我想是没人相信的。说谁欠他的钱,他去世的时候农村的俗话就是送老衣。送老衣是中山装口袋比较多,他说口袋不少就是里面没钱等所说的话和他的声音都一模一样。

小时候邻村有一户刘姓人家,父亲早亡,老母在堂,家中有一独子刘三。刘三快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只是因为刘三有点不务正业,平时不爱种地,就喜欢抓个麻雀、摸个蛐蛐,或上山打个野鸡、网个野兔,有时候还抓蛇,刘母多次劝他蛇是有灵性的,轻易不要杀蛇,但刘三有些混不吝,天不怕地不怕,反而说蛇肉是最美味的,哪有什么鬼啊神的,人生在世,吃饱穿暖才是最重要的。刘母又劝他如果不喜欢种地,应该学个瓦工或木工的技术活,才能保得一生衣食无忧,他不以为然,说目前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比神仙还自在,孬好种点粮食够吃的,边玩边打点野味卖掉够花的。刘母说,你还差个媳妇呢,刘三说,我被你一个人管着已经够烦的了,我可不想再娶个媳妇回来管着我,要娶也得等我玩够了再说。

忽然有一条小蛇跑到她跟前,还站起来了

听叔叔说起年轻时发生的事,非常的吓人。

可我怎么可能不去!我想起来我的书包在哪了!就在那棵歪脖子树下面!

还说人话了,问她说,你看我像人么

好了,故事讲完了,亲爱的朋友,走过路过顺便留下你的赞吧!

儿时的农村,提起恐怖故事,口口相传好多都是遇到过的亲身经历。

还有就是我们村有个兽医,以前在农村家家户户养的都有猪,那时的兽医也很出名,现在他还在给牲畜看病。有一天早晨天气有雾就是看不清,别他去给别人家的牲畜看病,路过一片坟地时让小鬼给喂了炒面。(也就是土)他醒过来的时候只要是身上有空的里面全是土。当时他的胆给吓破了,从此以后直到今天晚上从来不出门。

到了后山,我看到了令我一辈子无法忘记的一幕。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们5个小伙伴约着去后山"挖宝"(就是自己埋东西,让别人挖),所以一大早我就把家里的铁铲摸了出来,没去上课,直奔后山,小伙伴们早就到了,于是我们分头行动,各挖各的,把准备的东西埋起来。早上走的急,忘了带准备好的洋芋,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我就把书包给埋了。

于是大晚上的,我又翻窗子出去了。

后来我查了很多资料,传说这是修炼的动物在渡劫

看着大鱼露出的脊背,叔叔当时一阵高兴,心想真是幸运,要是能抓到这条大鱼,那就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了,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可是难得的美味。

问:能不能讲述一下,你在农村里听过的最恐怖的故事是什么?

叔叔借着月光,抬头看去,月光下:刚才看到的那张惨白,肿胀,扭曲的脸就在自己眼前。*

写个真实的事,不算故事,我父亲给我讲的。我三姨夫(我妈姐妹四个),前几年过世的,去世时八十多,年轻时在糖厂干活,那时也没自行车,都是走着去干活,离家有十多里路。一次回家晚了,路过一个冢子(其实就是古代留的坟地,那个地方我上高中时还有),看到路边一个老人,长着白胡子,老人说:你去哪里?我姨夫说:我去某某村。老人又说:你认识某某吗?我姨夫说:认识啊。老人说:我是那个人他舅,我去他家,晚了走不动了,你背着我吧。我姨夫就答应了。我姨夫一直背着那个老头。后背还留了老人的很多口水。快到那个村头的时候,老人说你看你也累,要不你把我放到这里,去村里叫他来接我吧。于是我姨夫把老人放到路边去村里找那个人了。等找到那个人家说你舅在村外让我来叫你去接他,那人很惊异,说我没有舅啊,我舅早就去世了。我姨夫不信就领那个人去了放下老人的地方,结果人早就不知去了哪里。回到家我姨夫病了一个多月。真人真事。

于是爷爷送我到学校前脚刚走,我后脚又溜到后山去找书包,没了铁铲,我只好用手到处挖,挖也挖不深,挖了满手泥。

这时,忽然传来大壮的声音:王二,你个狗日的,大晚上你胆子不小啊,敢一个人到水坑边洗澡。

一阵凉风吹过,叔叔打了个寒颤,看着眼前的大鱼,忽然不敢动了,怕前面的水太深淹着自己。

十几年前过完春节准备去广东打工,天快黑了,在我家屋角有一颗水桶树,听到有乌鸦在哇哇叫,叫得很急,哇哇哇的,好恐怖心里发慌把不住,我妈妈说你明天不要去广东了,怕发生不好的事情。我说怎么办不去不行,车票定好了,第2天硬着头皮上路,好在一路平安,过了几天妈妈打电话给我,说隔壁的杨家奶奶死了,从犯病到死亡不到20分钟,她还不到60岁,平时身体硬朗,我妈妈一个人在家怕了好久。昨天晚上我3点多钟醒了,睡不着,听到哇的一声,仔细听又哇,我爬起来听,怕听错了,又哇,没有车乌鸦叫,现在一直担心着

一年盛夏的一个傍晚,那时天气热的时候流行在小河或是挖土形成的大坑中洗澡,叔叔当年十五六岁的年纪,吃完晚饭,天气有些闷热。

是我婆婆跟我讲的

我在农村听过最恐怖的事情是我本家的叔叔是出事故去世的,当时才40多岁去世后他的灵魂敷在了他姐姐家女儿的身上。他姐姐家的女儿二十岁不到当时。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事情,也不相信什么鬼神。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感觉到好恐怖。

她说她的妈妈,下面简称外婆,据推算应该是五几年发生的事儿

反正当时听完,后背感觉凉飕飕的

半年以后,外婆就去世了

第二天爷爷送我去上学,问我书包在哪,我突然记起书包还在后山埋着,我只好说谎,说在学校放着呢。

大鱼好像能够看到他一样,他靠近几步,大鱼就往深水里退几步,总是与他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

叔叔生气的大喊:我看到一条大鱼,你看看,说着用手指着水里。可并没看到大鱼。

感谢小伙伴们没有出卖我,还有,想念爷爷奶奶。

晚上出门,标配就是两节五号大电池的手电筒。

他一边想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往水里走着,完全没意识到水已经到达了他的脖子这里。大鱼这时离他也就一米左右,差一点就伸手可及。

现场一瞬间凝滞住了,寂静的有些恐怖,刘母胸口一团闷气阻塞,晕了过去。刘三赶紧丢了铁锹背起母亲去看大夫,回头冲大伙吼了一嗓子:“谁也别乱动,等我回来收拾。”

眼前的大壮拍拍他的头,突然用他那湿漉漉的大手一把抓住叔叔的胳膊,叔叔借着月光看到的分明是一张泡的肿胀扭曲,惨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爷爷看我满手的泥,干着急。奶奶问我在后山看到了什么。我想起以前奶奶给我说过的后山歪脖子书上红衣女人的鬼故事,就说我看到有一棵歪脖子树吊着个阿姨。当时奶奶的脸就吓得惨白,把我锁在屋里,写了一天的符,把屋子贴了个遍。

有些家里生的女孩或者是有残疾的孩子,不能说全部,但是好多都会扔在那里淹死,附近的人晚上都不会过去的,爸爸的朋友是晚上送领导路过那里,车上还坐的有两个女的,他们车离那里还有点距离的时候,隐约听到有小孩的哭声,车上一个阿姨结婚好几年都没有小孩,想着要是谁家扔的孩子不要了,她就带回家养着,就催促叔叔开过去看看,他们把车停在土桥那里,叔叔留了个心眼没熄火,几个人就着车灯,顺着哭声一路摸过去,说也奇怪在桥上面哭声特别大,一走到桥下哭声就停止,几个人来回了两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车上有几个人带的一些吃的,把吃的简单的摆摆,在说道说道,几人赶紧开上车走人,一路上道也平安,就是比平时晚了点到家。

有一天,外婆在地里干活,

大壮打开手电,照着水面,你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叔叔顺着手电光亮看过去,并没有看到大鱼,但是看到了漂浮在水面的黑色的像头发一样的东西在水里不停旋转,泛起阵阵涟漪。

她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从来没跟我说谎

他又看了看,还真的是一条大鱼,他一下子放松了警惕,脱掉短裤,放下手电,借着月光往大鱼的方向走去。

这是发生在1975年的事,那时我还没出生,是后来听老一辈人讲的。1975年7月初三(阴历)这天,下起了飘泼暴雨,就像天穿洞了一样,电闪雷鸣,乌云陡黑,到处一片暗黑。这样的雨一连下了好几天,从未停歇,人们从来就没见过下得如此猛的雨。我们这是一马平川一连五六百亩的水田,两边是高山。雨越下越大,整个大峡谷都泡在水里,人们只得往山上转移。因为过去住的都是泥瓦屋,经不住水泡,到处是倒屋瓦砾的响声,夹杂着人们的哭喊声,有好多人在撤退的路上给天老爷下跪,求天老爷别在下雨了。由于雨太大,涨的水颜色都是红红的泥巴水。后来天色渐亮了一点,人们举眼望去,只见红泥巴水的中央有一道又黑又粗又长两只眼睛就像灯笼的黑杠。在大峡谷下游,有一座长长的石桥,那个神奇的黑杠就被拦在了石桥边,水也涨到了石桥边。因为这个神奇的黑杠不从桥下走,就拦在了石桥边,好像在那修筑了一道高高的拦水坝,把猛烈的洪水全都拦到了上游,毫不夸张的说,水一分钟就能往上涨几米,在如此大的峡谷真是骇人至极。眼看着水都快涨到半山腰了,突然一声极其罕见的炸雷,把石桥边的那道黑杠和石桥斩成了几截,水才阶梯似的狂跌。这是我们这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件真事,凡是五十多岁不健忘的人都知道此事,那座石桥的石墩遗址至今还在原地讲述着那段骇人的历史。

刘母气的大病一场,但儿是心头肉,儿是传后人,刘母还是把儿子回心转意的希望寄托在成家上,便暗中找人帮忙说媒,媒人找了好几个,对象也说了好几个,要么嫌刘三懒散,要么嫌刘家房子破陋,都没成。刘母便决定把房子翻新翻新,因为说亲都是背着刘三的,刘母便骗刘三说,我找了西村的“马神仙”算了一卦,他说我的病源于“屋漏”,必须把房子翻新一下才能好转。刘三说,我同意翻新,可是没有那么多钱,刘母说,这些年我省吃俭用多少攒了点钱。

再后来,村里人再也没见刘三回来。有的说,刘三在外发财了,这房子对他来说无所谓了。有的说,刘三自己开了狐狸养殖场,有一年突发传染病,也有说被人投毒,刘三赔的倾家荡产,从此失踪了。

叔叔疑惑地盯着眼前的大壮:你是?

后来这件事我坚持什么也不记得了,就仿佛不是我做的一样,这更坚定了婆婆在家族中的权威,尽管爷爷还是倔强。

于是,找“马神仙”占了良辰佳日,鞭炮一放,祭拜一毕,开土动工。本是一件大好事,谁也没想到竟然出事了。

他有些疑惑,是什么呢?借着月光,打开手电筒,好像是一条大鱼的脊背在水里摆动。

那天我们玩的很晚,其他人的东西都找到了,就我的还没被找到,我也慌了,因为我也忘记我把书包埋在哪了。直到天擦黑了,村里的大人们和学校的老师们找上山来,我们才被抓回家。当时的情景是,5个小孩,在后山拿着铲子,一直挖,一直挖。

难道是水鬼变的鱼,想引诱我下去淹死自己,叔叔惊叫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当天晚上奶奶用红绳把我捆了个遍,说是我中邪了,有鬼附身让我去挖他的尸体。还烧了一碗纸灰水叫我喝下去。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水面泛起一个涟漪,由小及大的水花在月光下看得非常清楚。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 1

我给你们讲个真实的,我们邻居有个跑货运的,八十年代高速还没有那么普遍的时候发生的,他说有一次跑货去走夜路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伸手堵车呢,到了跟前停下姑娘说他家就在前面的村带他一截,邻居就带了去了前面的村他家在路边呢,姑娘下了车还给邻居指了指这就是他家,开大门进去了!又过了好久有一天邻居又去跑货的时候水瓶里没水了想着帮过那女孩去他家打点水,到了他家进去跟要了点水坐下了聊天的时候问老俩口姑娘不在家是去打工了吗?老俩口用惊愕的眼神看着他说:姑娘去年去世了,去世的时候才十八九,邻居说他前段时间晚上还开车带了一截啊,把具体日子给老俩口说了,于是那老婆婆说那天他家母猪下猪仔子来,我邻居突然后背发凉!,,

叔叔吓得脸都绿了,一把抓住大壮的手:多亏你了,你说真有水鬼吗?

我从小不爱学习,就爱听奶奶讲鬼怪故事,而爷爷是个书香门第,硬是要我去读书。那时候学校管的不严,全是村里调皮孩子,我和小伙伴不想读书,就三天两头的逃课。学校后山以前是一片坟场,后来前面建了学校,就植树造林,成了一片森林,那也是我和小伙伴常去的地方。

这个水坑前几天刚刚淹死过一个老头,据说就是晚上洗澡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头扎到淤泥里给呛死的,那时候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他是被水鬼给找替身拉到水里给呛死的,也有的说是老头是洗澡犯病了自己给呛死的。

记忆中的农村全是低矮的砖瓦房,特别是有的胡同也特别的窄,小时候晚上经常停电,而且当时根本没有路灯一说,再有就是有的没有人居住,荒凉破败的房子比比皆是,更增添了几分的神秘和恐怖,那时走夜路是需要很大的胆量的。

有天夜里。一户有钱人家家里,丈夫被杀死在一楼,四分五裂,开膛破肚。而当时他的妻女被绑在二楼(他们家别墅)。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夜里,这个老板跟他的妻女吃完晚饭正坐在一起看电视,享受天伦之乐。突然有人敲门,老板喊了一声:“谁呀?”就去开门了。谁知道门一开,冲进四个黑衣蒙面人,个个魁梧壮硕,浑身透着一股杀气。其中两个黑衣人立马上前制服了老板,另外两人则冲进去各自制服了老板的妻子和女儿,并把她们赶到二楼。留在一楼的黑衣人把刀架在老板的脖子上,手脚并用的打他踢他,打得他吐了好几口血。然后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黑衣人把老板绑在椅子上并用布塞住了嘴巴,不让他叫出声。然后开始用刀给老板断手断脚。一楼传来老板痛苦的呻吟声,二楼的妻子听得痛哭流涕又不敢出声。他的女儿当年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也吓得不行。到了后半夜,一楼没声了,二楼的黑衣人也走了,老板的妻子害怕不敢下去看,过了一会儿,看黑衣人没有再次回来,就大着胆子教七八岁的女儿互相解开了绑在手脚上的绳子,叫女儿报警,自己大着胆子跑下了楼。发现丈夫倒在血泊里,四分五裂,开膛破肚......头都被割下了......房间里到处都是血,踩在地上黏糊糊的,血腥味溢满了整间屋子。保险柜里的金银首饰也都不见了。妻子的魂都吓没了。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