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煤炭吞吐量下滑在所难免

作者:社科基金

在沿海煤炭运输方面,煤炭消费腹地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而上游发运企业集中在山西、内蒙等地,整体呈现“西煤东调,北煤南运”的运输格局。今年以来,天津的老港到港的煤炭货源和船舶运力呈下降态势,而有铁路运力支持的天津港神华煤码头吞吐量保持稳定。

去年,我国环渤海港口合计发运煤炭6.76亿吨,同比增加7945万吨。我国煤炭市场供需两旺,沿海煤炭运输繁忙,煤炭交易较为活跃,环渤海港口除天津港煤炭发运量出现下滑以外,其余港口煤炭发运量全部飘红,保持正增长。

今年上半年,环渤海八大运煤港口合计完成煤炭吞吐量约2.79亿吨,同比减少960万吨。在上半年进口煤增加500万吨的情况下,环渤海港口发运量基本保持稳定,仅仅出现小幅减少。 这说明下游需求没有下降,然而,大秦线配套三大港口运量大幅下降却是令人深思,秦皇岛港、曹妃甸港和国投京唐港三港煤炭发运量同比出现5480万吨的大幅减量。 但是,就在三大煤港运量下降的同时,黄骅港、天津港煤炭运量却是大幅上升。今年上半年,黄骅港煤炭运量同比大幅增加2800万吨,天津港煤炭运量增加1040万吨。 铁路运输格局发生变化 随着国家调整经济结构,关闭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去库存、去产能,企业整体用电量下降,用煤减少;同时,煤价一直低位徘徊,造成煤炭市场供需双低。 准池铁路投入运营对大秦线配套港口影响大大超过预期,目前从内蒙通过准池-朔黄线发往黄骅港的煤炭,比通过大准-大秦线发往秦皇岛港的煤炭综合成本要低约17元/吨。这部分差价,秦皇岛港通过压缩成本、下调港口费也难以弥补;运距更远的曹妃甸港、国投京唐港更是如此,综合费用已不占优势。 以前,秦皇岛港煤运老大的地位,目前由黄骅港取代,而秦皇岛港退居第二位。今年上半年,秦皇岛港完成煤炭吞吐量7500万吨,同比减少3670万吨。进入7月份,黄骅港每天锚地等泊船舶平均都在80艘以上,最高达到110艘,而秦皇岛港锚地船舶日均只有20多艘,最高时也只有44艘。 原来以主打内蒙散户的国投曹妃甸港同样受到影响。内蒙地区大型发煤户下水的煤炭主要由黄骅港、天津港中转,而内蒙地区中转不畅的小型发煤户主要由曹妃甸港中转,因此,曹妃甸港下水煤同样在大幅减少。今年上半年,国投曹妃甸港完成煤炭吞吐量1850万吨,同比减少1150万吨。 以主要中转中煤、同煤资源的国投京唐港受煤企限产、铁路发运减少等因素影响,上半年煤炭吞吐量1830万吨,同比减少660万吨,同样处于亏欠状态。 黄骅港方面,去年以前,非神华煤炭不能进港,港口一直不能满负荷运转。今年,黄骅港设备、设施对外开放,加之准池线开通后,对内蒙地区煤炭全面敞开,新增4000万吨准混和伊泰煤炭,促使港口吞吐量快速增长。 天津港方面,朔黄铁路运量大增,部分煤炭资源由神华旗下的黄万线运往神华天津煤码头,该码头处于满负荷运转,预计年运量能达到4000万吨;而天津港另一个煤码头天津老港,受汽运煤增加带动,吞吐量也处于上升期。上半年,天津港完成煤炭吞吐量5820万吨,同比增长1040万吨。 汽运煤对市场强势冲击 从去年开始,煤炭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煤炭物流链条上的上下游企业相继进入了价格战,各大港口大幅下调港杂费。为赚取微薄的利润,利用好铁路和汽运之间的差价,汽运煤再次东山再起。 去年,北方港口煤炭交易价格不断下滑,煤炭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山西、陕西等地纷纷出台减负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煤炭汽运成本,增加地销和直达运输。为此,山西省撤销了全省所有的煤检站,陕西对煤炭运输车辆减半收取高速公路过路费。 为保住市场份额和获取利润,山西、内蒙等地主力煤炭企业在增加铁路直达运输、直接送达电厂的同时,也开始重操汽运煤业务,促使汽运煤运输再度繁忙,主要产煤省区汽运煤外销量出现激增。 汽运煤运输对铁路运输产生很大的竞争压力,造成大秦线铁路车辆在港口和沿途大量闲置。去年,受国内成品油价格大幅下调及铁路运费上涨等因素影响,三西地区煤炭外运至北方港口的汽运费较铁运费低20-30元/吨。在市场下行以及天津港汽运煤的双重冲击下,去年,秦皇岛、国投京唐、国投曹妃甸三港合计发运煤炭同比减少4650万吨,而天津港煤炭运量同比增加1620万吨。 今年上半年,尽管铁路煤炭运价有所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有所回升,但三西地区的煤炭通过汽运到北方各港仍有10-15元/吨的成本优势,对铁路煤炭运输的冲击并未减弱。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准池线分流以及天津港汽运煤的冲击下,与大秦线、迁曹线相配套的秦皇岛港、曹妃甸港和国投京唐港煤炭发运量同比出现5500万吨的大幅减量,而以汽运和黄万线为主的天津港则逆势上扬,增量超过1040万吨。目前,天津港汽运煤增幅较大,而黄骅港、曹妃甸港等港口也在增加汽运煤集港业务,预期全年环渤海三大港口汽运煤集港总量达到7000万吨。

受市场煤中转数量多,经营灵活等因素影响,多年来,天津港煤炭运输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从2014到2016年,天津港完成煤炭吞吐量分别为7837、9459、10970万吨;其中,2016年曾经一度超过1亿吨。

去年,在进口煤小幅增加的情况下,沿海煤炭运输依然繁忙。环渤海各大主力港口加强调度指挥,搞好车船货的有效衔接,提高煤炭运输效率,环渤海港口煤炭发运量创历史最高纪录。

受汽运煤治理、铁路设施不匹配等因素影响,近两年,天津港煤炭吞吐量呈现递减态势。去年,天津港完成煤炭吞吐量7983万吨,同比大幅减少2987万吨。而今年上半年,天津港完成煤炭吞吐量3640万吨,同比减少1130万吨,吞吐量继续下降。

一、去年沿海煤炭运输市场趋好

回顾2016年,环渤海港口中转下水的汽运煤多达7200万吨,而天津港汽运煤下水量就达到5600万吨,集中了环渤海港口“汽运煤”的主导。汽运煤集港业务被叫停后,对天津港煤炭吞吐带来很大影响,运输形势不乐观,而此时,天津港神华煤码头(设计能力4500万吨)不受影响,该码头集港业务主要通过“朔黄-黄万线”,因此,取缔公路进港煤炭对天津港神华煤码头没有影响。

去年,受全球经济复苏和国内经济稳中向好发展的拉动,我国建筑、机械、汽车、能源、造船、家电、集装箱等主要下游行业钢材消费量均保持良好的增长态势。我国煤炭供需结构呈现紧平衡、阶段性偏紧的状态。

天津港煤炭吞吐量下滑在所难免。去年2月28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九次会议上,国家能源局和交通部提出具体方案,协助京津冀地区治理雾霾。要求在去年10月底前,天津港煤炭转运全部调整为铁水联运方式,此后不再接收公路运输煤炭。由于之前的天津港“汽运煤”客户居多,此次受环保和超载治理等影响,天津港煤炭吞吐量开始出现减少。

全年,环渤海港口发运煤炭数量达到6.76亿吨,同与增长7945万吨。去年,随着下游需求的转好,煤炭供应量的增加,沿海煤市供需双高。而煤炭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管理制度的出台,部分库存偏低的电厂积极补库,带动煤炭运输市场趋好。

去年,环渤海港口中转下水的汽运煤总量在1000-2000万吨之间,在北煤南运中所占比例大幅下降,而通过铁路运转至港口的煤炭占到90%左右,今年汽运煤比例会更小。

去年,秦皇岛港吞吐量再次超越黄骅港,重新夺回国内“第一运煤大港”桂冠,黄骅港紧跟其后,全年完成煤炭吞吐量位居第二位。两大运煤港口分别是大秦线和朔黄线的配套港口,担负着“西煤东调”、“北煤南运”的重要任务,去年两大港口完成任务量取得优异成绩,秦港煤炭吞吐量大幅增加,而黄骅港完成煤炭吞吐量也创下历史新高。

去年年初开始,天津港加强与铁路部门的协调和联系,积极改造集港铁路线,全力扩能增量。铁总也要求,相关铁路局要分配充足运能,全力保障天津港煤炭运输。当时,按照中国铁路总公司计划,先后实施四个步骤来提升天津港铁路外运能力,但起到的效果并不明显,天津港煤炭吞吐量继续呈下滑态势。

其它环渤海港口:京唐港、国投京唐港、京唐港36-40#泊位、曹妃甸港煤二期、国投曹妃甸港是传统的大秦线配套港口,也是新上马的蒙冀线受益港口;但受限于资源紧张,其他铁路线分流等因素影响,尽管唐山几大运煤港口煤炭吞吐均保持增长势头,除了国投曹妃甸和曹妃甸煤二期两个码头增量较大以外,其余煤码头增幅较小。受汽运煤叫停影响,现有的天津港集港铁路不能充分发挥能力等因素影响,天津港煤炭吞吐量出现大幅下降,全年完成煤炭吞吐量7980万吨,同比减少2980万吨。我国山东、江苏一带的青岛、日照、连云港等发煤港口以及东北锦州、营口等运煤港口设计能力较小,几个港口煤炭进出保持双低,煤炭发运量变化不大。

二、环渤海港口煤炭吞吐大幅增加的原因

去年,我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稳中有进,主要用电行业需求回暖。尤其我国华东、华南地区经济快速发展,企业开工率较高,工业用电复苏,煤炭需求出现大幅增长;除去建材行业以外,电力、钢铁、化工行业用煤同比均为正增长。受高温天气影响,去年夏季,全国用电负荷屡创新高,电厂耗煤保持高位;冬季,枯水季节,水电运行减弱,“海进江”船舶也出现增加,拉动全年煤炭需求看好。据统计,去年,我国沿海六大电厂日耗煤数量同比增长12.8%。

作为国内煤炭供给的补充,在国内煤炭供给阶段性偏紧的状态下,去年,我国进口煤数量也出现反弹,全国煤炭进口2.7亿吨,同比增长6.1%。其中,75%左右进口煤直接或者间接供应给我国东南沿海地区。

在煤炭需求增长、先进产能释放、取消汽运煤集港等利好因素带动下,环渤海港口货源调进出现明显回升。鉴于秦皇岛港在平抑煤炭价格、平衡煤炭市场供需关系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国家发改委要求增加秦港方向煤车数量,打高秦皇岛港场存。为平抑煤价、稳定煤炭市场供应,国家发改委、铁总、太原路局采取了增加铁路发运量、提高秦港存煤的措施,使秦皇岛港方向货源调进有了充足的保证,秦港运输能力强、堆场面积大的优势得到充分发挥。铁总也集中大秦线主要优质资源,供应给秦皇岛港。去年,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同比出现大幅增加,秦皇岛港完成煤炭吞吐量2.15亿吨,同比增加5570万吨。

“第二运煤通道”不甘示弱,“准池线-朔黄线”组合优势明显,运费低廉,较其他运输通道每吨节省费用15元/吨左右,吸引了内蒙西部煤炭到港中转,煤炭运量快速增加。去年,黄骅港完成煤炭吞吐量1.93亿吨,同比增长1980万吨。其它环渤海港口京唐港、国投京唐港、京唐港36-40#泊位、曹妃甸港煤二期、国投曹妃甸港煤炭吞吐均保持增长势头。受汽运煤叫停影响,天津港煤炭吞吐量出现一定幅度下降。

环渤海港口煤炭吞吐量大幅增加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去年,我国宏观经济持续向好,发电量、用电量同比增加,电煤需求大幅提升。尤其冬季和夏季用煤高峰,季节性需求叠加工业用电走强,电厂负荷提高,耗煤量大幅增加,拉动煤炭市场需求看好。二是随着山西、内蒙等地煤炭先进产能的陆续释放,煤矿生产和销售数量保持增加态势,为环渤海发煤港口提供了丰富的优质资源,尤其大秦线和朔黄线配套港口机遇增多,优质煤炭集中发运,带动煤炭发运量增加。三是鉴于进口煤不断增长的态势,国家为将去产能成果留在国内,于去年7月1日起,限制南方二级港口进口煤炭,有效的控制了外贸煤炭的进口量;尽管去年进口煤仍呈增长态势,但增幅较小,对国内市场影响减弱,尤其沿海地区对国内煤炭需求大幅增加。四是大秦线、朔黄线铁路煤炭运输效率大幅提升,煤炭发运量保持在较高水平。去年,受汽运煤减少,大量蒙西煤炭回流等因素影响,大秦线、朔黄线运量出现大幅增加,大秦线完成货物运量43238万吨,同比增加8113万吨;朔黄线完成货物运量3.04亿吨,同比增加3200万吨;侯月线完成8322万吨,同比增加430万吨,增幅5.4%。

三、各港口加快运输,煤炭供需双高

去年,秦皇岛港抓住大秦线集中发运的有利时机,通过发挥堆场大、垛位多、装卸能力强的优势,领导和业务骨干分片包干,都有自己负责的货源腹地和用户群,积极走访用户,了解用户需求,为客户解决困难,取得了重点客户的支持。去年,“三西”地区多个重点产煤集团大幅增加从秦皇岛港的煤炭发运量。仅神华、伊泰两大煤炭集团在秦皇岛港就增加了煤炭运量1600万吨,而中小煤矿和贸易商也增加了部分煤炭运量。电力企业也积极支持秦港煤炭运输,华能集团大幅减少进口煤的采购,增加秦皇岛港的平仓下水煤炭数量;大唐、国电、浙能也加大在秦港专用场地的运输中转数量。为去年秦港煤炭运输创高产奠定了良好基础,拉动秦港运输形势走出低谷,再次重返“第一运煤大港”行列。今年,秦皇岛港煤运主枢纽港的重要作用继续得到国家有关部委的重视,上下游客户将继续支持秦港运输,秦港资源、运力将继续增加,今年煤炭吞吐量将继续保持稳中有增态势。

黄骅港增量较为可观,尽管去年部分原属于黄骅港的部分内蒙资源调往“大秦-秦皇岛港”通道下水,但黄骅港煤炭运输仍保持快速增长态势。黄骅港拥有煤一期、二期、三期和四期工程,合计煤炭运输能力为1.83亿吨/年,去年,煤炭吞吐量超过了其煤码头设计运输能力。2016年,准池线运煤铁路投产后,“准池-朔黄-黄骅港”运煤通道的运距近、综合成本低的优势开始显现。加之,黄骅港设备、设施对外开放,非神华煤炭也可以进入黄骅港中转下水。前年和去年,黄骅港新增大量伊泰和准混货源进港,为朔黄线和黄骅港煤炭运量实现大幅增加奠定基础。黄骅港搞好车船货的有效衔接,提高生产效率,去年完成煤炭吞吐量创历史新高。

四、今年秦皇岛、黄骅港将继续领跑

随着准池线的开通运营,朔黄线运量大增,我国沿海煤炭运输格局已经悄然发生改变。尽管去年,秦港和大秦线煤炭发运量出现同比增加,但较巅峰时相比,仍有小幅减少。此时,黄骅港也存在难以克服的弱点,在下游煤炭需求转好、煤船集中到港的情况下,黄骅港堆场小、垛位少等劣势进一步显现,容易造成煤船压港现象发生,影响了优质煤炭的正常中转,容易造成下游用煤紧张,沿海煤炭运输市场不均衡。

考虑到煤炭发运的安全性和及时性,确保下游用户的可靠供应,国家有关部委要求增加“第一运煤通道”的煤炭运量。主力煤矿将部分伊泰、神华等内蒙西部资源调回“大秦线-秦皇岛港”运煤通道。加之,秦皇岛港在平抑煤炭价格、平衡煤炭市场供需所起的重要作用,主运煤通道的重要性更加突出,铁总也集中大秦线主要优质资源,供应给秦皇岛港。预计今年,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同比去年将出现小幅增加,而黄骅港运量也将保持小幅增长态势。

北通道铁路煤炭运输仍以大秦线和朔黄线为主,其中大秦线运力还有增量空间,今年将达到4.5亿吨,大秦线的分支:大准、准朔线等一系列支线仍将继续发挥作用。随着新增集运站供应能力的不断增强,朔黄线运量快速增长,加之配套港口运能的提高,神华煤运输将更加畅通,呈现稳步增长态势。随着巴准线与准池线陆续通车,蒙西货源外运灵活性增强。第三运煤通道:蒙冀铁路早已投产,但逐年增加数量有限。汽运煤减少后,铁路运输压力加大,也为铁路增加和开辟新货源提供了先决条件。今年乃至明年,铁路运力瓶颈仍然存在,铁路运输将呈现阶段性紧张,运能稍显不足,大秦、朔黄线压力增大。

今年,预计电力企业的刚性需求仍会支撑沿海地区煤炭需求总量,在宏观经济平稳向好发展形势下,电力行业耗煤继续保持一定幅度的增加,全国煤炭消费量仍将保持一定幅度增长。尽管“煤改气”和特高压送电对沿海动力煤消费量有影响,但工业企业利润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企业效益将继续改善。今年,预计国内煤炭市场会呈现供需两旺态势,并可能出现阶段性偏紧状况,市场煤价格随季节变化而出现抛物线式的波动。

今年,预计进口煤将同比去年有所减少,环渤海港口煤炭发运量将超过去年水平。其中,大秦线、朔黄线和蒙冀线的配套港口有铁路运力支持,有充足的货源和可靠的运力,拉动秦皇岛、黄骅港、国投曹妃甸港、曹妃甸煤二期等港口运输势头继续看好,吞吐量同比去年增长将不在话下。

未来几年,沿海港口煤炭运输结构和“三西”优质资源继续向环渤海四港(秦皇岛、唐山、黄骅、天津)集中,其合计煤炭发运总量占全国北方港口发运总量的比重继续保持高位,在“北煤南运”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